互联网

松发股份退出“潮民投”,“陶瓷教育股”差距不断拉大

字号+ 作者:迟磊 来源:蓝鲸教育 2018-05-08 我要评论

蓝鲸教育曾对主营业务为陶瓷制造的“潮州帮”——松发股份、四通股份和文化长城纷纷跨界教育的行为,进行重点解析。

年报季接近尾声,大部分教育概念股已公布财报。广大教育工作者可从财报内容中了解跨界教育的上市公司,2017年经营情况到底如何。蓝鲸教育曾对主营业务为陶瓷制造的“潮州帮”——松发股份、四通股份和文化长城纷纷跨界教育的行为,进行重点解析。

过去的2017年,是教育领域投资并购风起云涌的一年。“陶瓷教育股”也不能免俗,在这一年内十分活跃。一年之后,这些“陶瓷教育股”于教育领域布局的成果到底如何?

脱离“潮民投”,三支“陶瓷教育股”或将分道扬镳

4月2日,松发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减资方式退出潮民投。退出的原因在于,松发股份认为“潮民投投资进展未达到公司预期效果”,为切实保护公司及投资者利益,有效利用资金,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决定以减资方式退出潮民投。减资后,松发股份不再持有潮民投股权,并收回长期股权投资款5000万元和投资收益190万元。

按此计算,潮民投给松发股份带来的收益率为3.8%。而该收益率,与某些小型城商行的定期存款利率相差无几(4月24日,丹东银行官网显示,其三年期整存整取存款年利率为3.57%)。按此来看,潮民投的投资回报率的确差强人意。

据天眼查显示,潮州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21日,距今已一年有余。但在这一年内,其公开披露的投资案例仅有5件。且偏重于投资传统实业,并无一起投资教育的案例。

参与“潮民投”基金为松发股份带来的收益的确不高。当初“潮民投”的设立,相关公告显示,“该基金注重于社会民生工程领域的投资”。或许该基金与教育投资并购的关系不大,但松发股份,乃至文化长城、四通股份2017年自身运作教育标的并购的行为,又有何成效?

蓝鲸教育曾于1月29日,推送一篇名为《松发股份做教育,玩的就是财技》的文章。在文章中对这三支“陶瓷教育股”2015年至2017年1月末,在教育领域的投资布局进行过归纳整理,如下图所示。

而在1月29日后至今,三支“陶瓷教育股”最新的2起教育标的投资并购,则是2月21日文化长城发布公告,表示拟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河南成功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众诚天合系统集成科技有限公司。

由此看来,三支“陶瓷教育股”自2015年至今,共操作18个教育投资并购案例。其中(拟)购买标的的案子有11个,(拟)增资、设立产业基金等其他动作有7起。其中2017年购买标的的案例共有5个,有3个案例终止收购——可谓是“输多胜少”。

那么跨界教育的三家陶瓷制造公司,从财报中体现的教育经营状况到底如何?

教育业务经营优劣,或影响“陶瓷教育股”的未来发展

蓝鲸教育整理三支“陶瓷概念股”2015-2017年财报,发现只有文化长城在2016、2017财报中皆有教育业务的具体披露。因此我们选择这三家公司2017年年报中主要财务性数据进行比对,探究教育业务对它们经营业绩的影响。

如图所示,从营收角度出发,成长性最好的是松发股份,连续两年营收增长率皆在20%之上;其次为文化长城,虽然2015-2016年营收增长率趋于停滞,但2016-2017年出现近20%的增幅;最差的是四通股份,2015-2016年营收下跌近10%,2017年增幅也仅为0.24%,明显下跌后增长趋于停滞,难以抬头。

更为考究公司业务经营情况的则是该公司近年来扣非净利润的变化情况。如图所示,拥有最高扣非净利润增幅的公司是文化长城,尤其是2015-2016年间,达到400%左右。

据其2016年业绩预告显示,文化长城表示业绩变动原因有三,其一在于公司2016年将联汛教育部分利润并表,以及持有的联汛教育股权增值。

文化长城2016-2017年扣非净利润增幅大幅下跌至70.14%,但仍旧是一个较高的比率。蓝鲸教育按“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营业利润”这一简单的利润公式计算,发现文化长城2016年陶瓷业务营业利润为9947.46万元,2017年则为9092.83万元——陶瓷业务营业利润同比下降8.59%。其原有陶瓷主业,完全无法撑起70%左右的扣非净利润增长。

另据其2017年财报显示,文化长城教育业务的营业利润(按上文公式计算)达到了1.39亿元——反而要高于其原有的陶瓷业务营业利润。可以说,目前文化长城教育业务为母公司带来的收益,已经超过了陶瓷业务。

排位第二的则是松发股份,虽然2015-2016年松发股份扣非净利润增长趋于停滞;但2016-2017年其该项数据增幅达到8.81%;排位最后的四通股份,其扣非净利润2016-2017年出现同比下跌,跌幅逾20%——这也是三家公司中,唯一一家2016-2017年扣非净利润明显下跌的公司。

巧合的是截至2017年末,文化长城旗下有两个教育标的并表;松发股份有一个教育标的并表;四通股份在尝试收购启德教育,在行业中掀起轩然大波后又终止收购案,旗下并无一个教育标的并表。

由此看来,教育业务的收益,与这三家公司经营业绩存在一定联系。而这种联系,从下图中可以更为直接地显现。

如图所示,三支“陶瓷教育股”中,文化长城的教育业务营收占总营收比最高,四通股份最低。但居于中间位置的松发股份,其陶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却是三家公司中最高的。

而四通股份,作为一家本质上经营的业务只是陶瓷制造的公司,既没有教育业务为其带来二次盈利增长点;陶瓷业务经营也未有明显起色,甚至还微有下滑——结合前文的营收/扣非净利润变化表,没有任何教育业务、自身主业经营不良的四通股份,在这三家公司的对比中,无法避免在营收/扣非净利润增长上处于不利地位的窘状。

与此同时,我们从毛利率的角度出发,可非常清晰地看出三家公司旗下陶瓷业务毛利率与教育业务毛利率的差距。与陶瓷业务毛利率在30%左右上下徘徊之时,目前持有教育业务的两家公司,旗下教育业务经营毛利率最低的也在70%左右——是陶瓷业务毛利率的两倍左右。由此看来,教育业务对三家陶瓷公司而言,无疑是一颗非常有潜力的“摇钱树”。

结语

结合三家公司财报及上文图表来看,教育业务对“陶瓷教育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由此看来教育业务占营收比三分之一左右的文化长城,未来或将成为三家公司中成长性最高的一家。但需要注意的是,文化长城2017年末高溢价收购翡翠教育过会,投资者需谨慎关注这一交易的对赌情况。

不久之后的今年2月,文化长城又想斥8.8亿巨资收购郑州最大驾校和一家教育信息化公司——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文化长城在教育领域就已谋划总价高达24.55亿元(包括股票对价)的布局。该公司投资并购、进军教育领域的步子是否迈得过大,还需广大投资者持续观察。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