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华米首秀、云米IPO,小米生态链如何更加开放?

字号+ 作者:赵晨希 来源:蓝鲸TMT 2018-09-27 我要评论

对于开放的安卓生态而言,市井街巷和星辰大海没有云泥之别,都应视为征途。

蓝鲸TMT记者  赵晨希

IPO之后的首秀。

9月17日,华米在北京召开了上市以后的首场发布会,发布了三款新品,无一例外都属于2015年底推出的独立品牌AMAZFIT系列,799元的智能手表、699元的健康手环1S,以及一款号称全球智能可穿戴领域的第一颗人工智能芯片黄山1号。

虽然,AMAZFIT智能手表内置小爱同学,具备智能家居控制功能,AMAZFIT米动健康手环1S带有“米”字字样。但发布会上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除了在关于线下渠道覆盖方面的PPT对450+小米之家有所提及,整场发布会几乎再未提及小米和小米生态链。

而发布会一本漫威漫画集,华米和AMAZFIT双品牌并列标识的邀请函,围绕并购精准运动心率的鼻祖阿迪达斯旗下PEI核心资产,收购ZEPP专利、产品线、品牌的核心资产“开篇”展开。黄汪称经过两年的努力,华米2018Q2自主品牌销售额占比为42%。很显然,华米想要挣脱小米。

无独有偶,云米科技在中秋节过后,也正式赴美上市。距离华米科技上市半年时间,8月29日,云米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VIOT,招股价区间为9-11美元,拟募集1.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

9月25日,上市当天,云米定价位于区间价格底端,定价9美元,后涨幅0.89%,收于9.08美元。华米科技上市以来,截至9月24日股价仅涨2.99%。最高价格10.77美元,一直位于指导价格区间10-12美元的低端。同小米类似,华米上市即遭破发,短期内跌幅较大。

小米生态链企业无一例外均打着IoT的“卖点”,华米主攻运动IoT,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运动产品为主。云米的“全屋互联网家电”、F2C战略,以家电产品为主。在华米领头IPO之后,包括云米在内的众多生态链企业待时机成熟纷纷“独立”或已成为趋势。

小米扶持,但捆绑过深

在小米的生态链企业中小米均在资本上基本占据了主导权,华米招股书显示,黄汪持股39.4%,小米旗下基金People Better Limited持股为19.3%,雷军和许达来2011年成立的顺为资本持股20.4%,Banyan Capital Holdings Co.Ltd持股占比9.7%。雷军系总共占比39.7%。

云米招股书显示,云米创始人兼CEO陈小平持股42.5%,投票权66.5%;顺为资本持股17.1%,投票权2.8%;小米旗下基金Red Better Limited持有16.3%的股权,投票权26.7%;红杉资本旗下基金SCC Venture V Holdco I.Ltd持股5.2%,投票权为0.9%。雷军系占比33.4%。

小米集团业务相关负责人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生态链负责人刘德接受媒体采访时有公开阐述,且小米对绝大多数生态链企业没有控股权。小米生态链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回复,生态链企业本身就是一家又一家独立自主的公司,根据公司自身和行业的发展变化会有不同的成长方向。正如刘德曾说,生态链就像鲨鱼周围的一群小鱼,小米手机量做起来后,小米的生态链也会跟着受益,享受小米带来的品牌、用户、渠道、海外市场四个方面的红利。

在小米“势能”的带动下,华米在2016年第四个季度扭亏为盈,招股书和8月披露的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营收8.96亿元(人民币,下同),净利润-3785.3万元;2016年营收15.56亿元,净利2394.6万元;2017年营收20.49亿元,净利1.67亿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3.46亿元,净利1.94亿元。2016年下半年起,增长势头较为强劲。

云米科技在2014年7月完成小米科技天使轮,2015年1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顺为资本、GIC新加坡投资公司的A轮融资后。招股书显示,2016年营收3.13亿元,净利1626万元;2017年营收8.73亿元,净利9324万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0.4亿元,净利7029万元。

搭乘小米生态链发展的“高速快车”,云米、华米近几年营收、净利润均有显著增长。并且营收大头大部分均来自于小米的相关业务。华米在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小米相关产品渠道占据总营收97.1%、92.1%、80%、61.1%。云米在2016年至2018上半年,小米渠道的产品营收分别为3.0亿元、7.40亿元、6.52亿,同期总营收占比分别为95.9%、84.7%、62.6%。营收渠道单一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共性。

2014年7月小米通过华米OEM推出了79元的小米手环,2016年6月发布149元的小米手环2代,今年5月推出价值169元的小米手环3代产品。2015年9月小米手环破千万时,华米推出了偏向于中高端市场的自主品牌AMAZFIT,基本款AMAZFIT月霜、赤道299元为起点的价格均在小米手环之上。在小米手环2发布前,黄汪就在不同场合声称小米手环销量突破两千万。与此同时“趁热打铁”,在2016年3月,有媒体同仁发现,华米新版名片已经砍掉“小米生态链”,增加了新购域名huami.com。“逃离”之路已经开始悄然布局。

与华米、紫米、Ninebot的错位产品线不同,云米、智米在短短两年内拓充了数条新产品线。云米招股书显示,目前云米拥有四十多条产品线囊括净水器、净水过滤器、电冰箱、洗衣机、洗碗机、抽油烟机、燃气灶等多款家居产品。在2016年推出了17条产品线,2017年推出了18条产品线。

销售与市场相关费用逐年增加,从2016年的6.7%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14.1%,另外,急速扩张产品线的“副作用”也体现在了现金流方面,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云米经营现金流从1549万元、1.24亿元急转直下降至-1788万元。净利润含量分别为95%、133%、-25%。云米今年的资金缺口较大。

产品线在短时间内获得提升,而云米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主要来自于物联网智能净水系统。2016年至2018年上半毛利润占比分别为73.2%、62.1%、49.5%。家电分析师梁振鹏对记者表示,小米对生态链基本是参股不是控股,所以和小米集团的关系不是从属关系。正因为是参股的形式,给予了生态链企业非常大的独立发展属性。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融资,以适应业务发展步伐的需要。

而云米CEO陈小平和华米CEO黄汪在接受不同媒体采访时均提到了小米的“帮扶”,黄汪在自己平板生意濒临倒闭时,得到雷军来自小米渠道、供应链、人员的补给。陈小平在海信、美的等传统家电企业多年的相关经历,再加上雷军的赏识,一脚跨入创业大军。

翅膀不硬,单飞曲折

招股书提到,云米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2015年推出了第一款产品。以目前云米的规模、经营业务历史、运营经验的有限程度,很难评估未来的前景,包括计划未来发展的能力。对于物联网在国内智能家居市场如何发展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市场发展可能比预期慢或者不同。

小米作为战略伙伴和重要客户,任何恶化会导致经营业绩产生实质的不良影响。云米把产品卖给小米,收回所有生产成本。小米把产品卖给最终用户,云米会另外获得相应的毛利润。小米渠道销售各种电子产品,包括小米品牌和自有品牌。如果产品不能够获得一定程度的关注和推广工作,比如,小米减少推销和销售的资源,介绍竞对产品,包括小米提供与云米无关的产品,有可能会减少云米的净收入。同时,小米的负面宣传,小米代言人、创始人,小米供应商、制造商的劳动保障、环境等问题,也会给云米产品销售带来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在这种高度捆绑、高度关联的情况下,生态链企业必然会持续寻找“单飞”的机会。就像华米,时机一到,便另起炉灶。另一方面,云米科技开发的IoT@Home平台面临着其他智能家居解决方案提供商、互联网公司、传统家电厂商、不同地区的区域性品牌的激烈竞争。包括品牌识别、用户体验、产品服务范围、供应链管理、销售分销等等。

竞争对手的优势在于成立时间较长,多年的市场经营品牌认可度更为广泛。更大的金融、研发、营销资源,与供应链建立的关系更为牢固。其中特别提到,竞争对手采取的营销策略很可能直接损害云米的声誉,增加营销费用。

2018年3月8日的AWE展,《北京商报》在内的多个媒体报道,美的举报云米洗碗机因涉嫌专利侵权,上海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执法人员到达AWE现场进行拆机检查。经核实后,涉及包括外观专利(专利号:ZL201530055275.0)、碗篮专利(专利号ZL201520329979.7)、门锁机构、门体结构、洗碗机底座结构、洗碗机溢流孔结构等多项美的专利。

云米在3月10日的声明中则表示,经过上海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协会的工作人员现场确认,云米并没有侵权行为,也不存在下架情况,洗碗机在展会期间正常展出。事实上,由于云米科技的产品线以传统家电为主,相关产品在外观设计、性能宣传方面受到过诸多质疑。

以云米BCD-456WMSD定频冰箱为例,其外观和三星RS62MAJ00FE/SC型号638升变频冰箱、创维W450AP变频冰箱、康佳BCD-400EGX5S定频冰箱外观内设非常相似。拼多多上市后,带火了贴牌山寨家电产业链,山寨小米新品、TGL、创维先锋、三星视听、SHAASUIVG、vivl、vjvj“碰瓷”正品电视、冰箱、手机。从侧面也说明,贴牌家电甚至手机制造灰色产业链并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

“多数小米生态链企业成立时间非常短,发展速度又相对较快。很多生态链企业投机取巧的心态比较重,基本没有自己的工厂,造成产品质量不过硬。且都学习小米手机的营销套路,空手套白狼,依靠产品创意找代工厂家生产,自己负责营销炒作和渠道销售。刚开始对技术研发不够重视,产品创新不够扎实,会有抄袭模仿的情况发生。”梁振鹏说。

令云米颇为顾虑的还在于生态链企业之间的业务重叠方面,招股书显示,云米和其他股东利益有时可能与小米和联营企业公司发生利益冲突,这种冲突包括进入与小米或者其他生态公司所追求的业务重叠领域,最终可能导致云米失去商业机会,且目前没有任何正式的程序解决此类问题。

充电宝、电动平衡车、无人机的市场容量毕竟是有限的,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出于战略考虑,并不能保证其他生态链企业不能将触角伸向别的领域。同在智能家居的智米科技、绿米科技、青米科技、创米科技、纯米科技,完全可以互通,产生“交集”和“补集”。

这也就能够理解,2018AWE上,云米科技一口气发布了20余款新产品,抢先“占位”。然而“单飞”的实际效果与“捆绑”销售各方面的落差悬殊。记者翻看不同购物APP平台的用户产品评价,多数用户的购买主因在于云米归属于小米生态链企业。用户不满意集中体现在产品质量有瑕疵(比如冰箱门不对称),不支持米家APP,物流售后服务差等方面。

在招股书风险提示中,云米表示其依靠于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提供的物流和售后服务,依赖于第三方获得许可技术,依靠合约制造商生产绝大部分产品,质量可能面临控制不足的情况。同样,华米AMAZFIT在2018年上半年销量过100万和小米渠道销售的小米手环3在17天内突破百万相比,差距尚为明显。

云米科技与小米商务合作协定将在2019年8月期满自动续订,通过小米电子商务平台销售云米品牌的协议将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没有自动续订条款。无论是华米还是云米,离开小米渠道,通过自主品牌支撑,道路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小米版“无印良品”,格局需更大些

2013年底,雷军制定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截止2018年第一季度,小米产品组合约1600种SKU。以智能手机为核心,手机配件、智能硬件、生活消费产品依次构筑成小米硬件从里到外的三个环层。

8月22日,小米2018中期业绩沟通会上,周受资表示,小米已经投资了220家公司,其中100家是生态链企业,其他是互联网公司。财报显示,IoT及生活消费品已经从2015年的13.01%升至2018年中期的22.69%。

然而,小米生态链表面的繁荣,背后却有看不见的尴尬。曾有业内人士评价,向前一步“无印良品”,后退一步“名创优品”,快速扩张,却跳不出中、低产阶层的圈。IoT及生活消费品不可避免的将会受到来自核心层,智能手机相关的产品线、品牌调性的综合影响。

2018年第一季度,小米低端系列销售收入占据了61.5%的份额。雷军在4月宣布小米每年整体硬件,包括手机和各种生态链产品综合净利润不超过5%。在这种整体品牌张力下,IoT及生活消费品不可能有过高的定位以及较大的发展空间。

“智能家居目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绝大多数企业的产品,给用户的感觉是没有太多的实用价值,甚至纯粹是一个噱头,只能让产品操作变得更加繁复。有了物联网平台也不代表抓住了用户的痛点,消费者愿意买帐。”梁振鹏说。

小米的IoT走向非常封闭,7月4日,OPPO、vivo联合美的、TCL等传统家电厂商成立IoT开放联盟。不同厂商统一设计入口,使用一个APP平台便可以接入所有的智能设备,不改变硬件芯片、模组、自有协议等,初步解决了不同厂商入口不一致的问题。用户可以在使用不同厂商的产品时,不必担心操作系统不兼容的问题。

2017MIDC小米IoT开发者大会上,雷军曾说,IoT就是朋友变得多多,敌人变得少少。随着小米对投资公司两年保护期的结束(一个领域投资一家公司),小米生态链未来会存在适度竞争。小米大生态的环境下包括各种生态链企业的小生态,而小生态之间同样存在入口的难题。归根结底,小米依然是自己和自己做朋友,朋友没有增加,敌人未必减少。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互联网企业,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聚焦于整个产业链条的IoT融合发展,在管道侧实现NB、Lora多网络支持,解决连接碎片化问题。从上游站址建网、IoT芯片模组,到下游产业如何联动落地,规划较为清晰。通信厂商华为,在NB-IoT整个产业链的推动力量也至关重要。

因而,对于开放的安卓生态而言,市井街巷和星辰大海没有云泥之别,都应视为征途。单一生态链只能让高度碎片化的物联网市场更加割裂。小米硬件公司的属性和雷军在CDR前夕口中所说的互联网企业,与真正的互联网企业,或许还应在格局、野心以及全球性的视野上再加把劲。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小米生态链企业反围剿 第一步是去小米化?

    小米生态链企业反围剿 第一步是去小米化?

网友点评